雄安在線-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銀行資訊 正文

360萬存款“迷失”中行 誰是設局者

2014-02-13 來源: 第一财經日報 作者: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舒宜2013年1月,劉某來到中國銀行揚州寶塔支行(現更名為文峰支行)開戶存入360萬元,随後将銀行卡交付該行托管。寶塔支行時任行長王某在獲得銀行卡、密碼及網銀U盾之後,交給劉某蓋有寶塔支行公章和王某簽名的《銀行卡保管說明書》和《保證兌付存款

360萬存款“迷失”中行誰是設局者

舒宜

2013年1月,劉某來到揚州寶塔支行(現更名為文峰支行)開戶存入360萬元,随後将銀行卡交付該行托管。寶塔支行時任行長王某在獲得銀行卡、密碼及網銀U盾之後,交給劉某蓋有寶塔支行公章和王某簽名的《銀行卡保管說明書》和《保證兌付存款本息承諾書》。

一年之後的2014年1月,劉某再次來到寶塔支行櫃台要求按約定取回本息卻被拒絕,他被告知說明書和承諾書上的公章是僞造的假章。劉某表示,目前其存款賬戶餘額及資金流水一無所知,問及中行揚州分行相關人士,對方亦未告知。

詭異的賬戶托管

劉某對《第一财經日報》表示,他是一家建築安裝工程公司老闆,一年前經中間人介紹意欲前往揚州市承接某項目的建築工程。“但是對方提出要求先預借一部分款項,出于初次合作的不信任,本人拒絕了直接借款的提議。”劉某稱,對方提出可以通過銀行進行操作,他同意将錢存入銀行,由銀行出借給項目方。

劉某說,他在項目方委托代理人趙某引薦陪同至寶塔支行,由支行行長王某帶領劉某在櫃台辦理了開戶、存款等流程,并簽署了上述說明書和承諾書,将銀行卡以及密碼委托寶塔支行管理。劉某出具的材料顯示,雙方約定到期之後即2014年1月,劉某可憑說明書和承諾書取回銀行卡及360萬元存款全部本息。

已于2013年5月離職的王某在接受《第一财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劉某之所以願意進行此類操作,是因為項目方和劉某之前已經溝通好,此筆360萬款項項目方需支付30%的利息。王某表示,趙某随後就将108萬元的利息支付給劉某。

劉某則對本報稱,自己之所以願意通過銀行來進行此項操作,是因為看中項目本身的利潤,并随後陸續将利息收入全部返還給相關人士。

誰的假公章?

劉某稱自己是受害人,360萬元存款不翼而飛。而王某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同樣表示自己是受害人,稱自己并不知情,感覺自己是被陷害。

至此,問題集中到說明書和承諾書上的公章從何而來。

劉某稱,有關證明文件上的公章是一年前趙某及王某一起在場之時,由王某從辦公室中取出簽字後蓋章。劉某提供的說明書和承諾書上有王某的簽名。

但王某則給了《第一财經日報》另一個說法。王某表示,簽名的确是他本人所簽,但是公章卻并非他本人所蓋。王某稱,自己也是被蒙在鼓裡。“在自己簽好字之後,對方從包裡掏出一個公章蓋在了簽署好的文件之上。”王某表示,當時自己就制止過,稱私刻公章不可,但是對方稱願意承擔該項責任,在他的要求下,由對方撰寫了一份材料證明該假公章是由項目方所提供。

王某認為,劉某與項目方在來銀行辦理相關業務之前已經達成某種共識,最終卻通過銀行來轉嫁風險,自己完全是受害人。

目前,項目方委托代理人趙某已經離世,但假公章來自哪裡,是誰蓋上的,相關方各執一詞,依舊是一團迷霧。

中行内控隐憂

劉某表示,事發之後,自己在與中行揚州分行溝通之時,多次強調自己之所以願意将銀行卡、密碼等交付給銀行保管,是因為王某的銀行行長身份。劉某稱,前往寶塔支行辦理相關業務之時,王某出示了身份證、工作證、任職書自己才确信無疑。王某也對《第一财經日報》表示,上述事件發生之時其的确任寶塔支行行長,随後于去年5月離職。

劉某稱,在前往寶塔支行兌付無果之後,曾前往中行揚州分行進行溝通,揚州分行相關人士進行接待,并也确認王某當時的确系寶塔支行行長。

記者緻電中國銀行揚州分行,負責媒體的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王某已經離開中國銀行,對該事件具體情況并不清楚。昨日記者再度多次緻電欲了解王某為何離職,以及中國銀行對此事件的态度之時,對方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态。

劉某稱,在與中行揚州分行多次溝通之後,揚州分行相關人士曾對其表示,銀行方面已經向警方報案,但是劉某并未收到警方要求前往配合筆錄的電話。劉某表示,其提出要求中行揚州分行有關人士提供報案相關文件之時,對方表示自己身在外地并語焉不詳。劉某稱,自己将盡快前往警方報案。

在上海文勳律師事務所律師吳鵬看來,如果劉某所言屬實,此案件其實緣起于劉某與項目方的類似委托貸款業務。盡管王某稱假公章并非自己所蓋,但是既然知道對方在文件上加蓋假公章,選擇用要求對方出具說明的方式進行“自我保護”,說明其最起碼的法律常識都不具備。“面對一紙騙取客戶信任而編織的謊言,任由假公章來粉飾騙局而不制止,實在很難讓人不對銀行的内控和内訓産生質疑。”

吳鵬表示,銀行行長的行為是否能構成表見代理以及對于銀行系統内部管理缺失和濫權渎職導緻社會危害性的發生、銀行是否應當承擔賠償或者補償責任,這些問題都将留待或将發生的民事訴訟中由法院裁決。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